加拿大政府唯应用研究独尊 激怒科学家
时间:2017-12-07

  加拿大政府单独的研究激怒了科学家 - 新闻 - 科学网络

  哈珀的自上而下的倡议和他直接向学术界进行研究的商业化的要求激怒了科学家们。图片来源:PMO / JASON RANSOM

  加拿大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的专制风格和削减环境研究经费已经引起了科学界的批评,然而,他的支持者赞同关注商业化的想法。

  ■本报记者狄新■

  4月份在美国波士顿举行的马拉松式轰炸震惊了全世界。加拿大新自由党领袖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提出,研究人员应该找出造成恐怖主义的根源,加拿大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不同意特鲁多的提议,声称现在不是时候关注社会学研究。

  主要申请卡

  作为哈珀反智,反证,反科学态度的最新例证,这一反应引发了众多批评声音。2006年,哈珀当选为加拿大第22任总理。据他的反对者说,哈珀很快就悄悄地发起了一场反对科学界的运动,在哈珀的保守派赢得了议会的大多数席位之后,这个运动在2011年愈演愈烈。

  哈珀的批评者认为这场战争已经蔓延到很多地区,学术研究已经不再是保守党政府的优先考虑了,特别是气候和大气研究受到批评者的严重打击,成为对加拿大环境管理工作的突然袭击。

  尽管人们普遍认为哈珀的政策对科学的发展是有害的,但事实却是非常微妙和复杂的。哈珀基本上维持了由前自由党政府发起的一系列数十亿美元的举措,其中包括重建加拿大科学的基础设施,扭转人才外流的状况,为科学研究付出间接费用。

  对于最初的投资计划,哈珀政府仍然有这样的想法,即在七年内向四大指定优先领域的20位顶尖学科领导人中的每一位提供1000万美元。这些领域是:环境,自然资源和能源,健康,信息和通信技术。

  没有同行评议,哈珀政府急于在特定的学科和团体中进行大规模的投资。 2007年,哈珀总共向现有的七家研究机构提供了1.05亿美元,用于建立商业化和研究卓越中心(CECRs)。 2009年,一个1亿美元的大脑研究项目由私人基金会发起,名誉董事长是前保守党财政部长。

  负责科技事务的国务部长加里·古德伊(Gary Goodyear)说:“所有这些政策都表明,哈珀完全支持科学发展,自2008年以来担任该职位的前任脊医固特异表示,他的工作是确保加拿大科学生态系统的整体健康状况是健康的,无论是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

  财富为导向

  哈珀政府方面认为,集中精力创造财富并不错。许多研究表明,加拿大的工业部门严重依赖自然资源,不愿意在研究上投入太多,留在加拿大的唯一的跨国巨头是困扰通信创新者的黑莓(前身为Dynamic Research Inc.)。

  多伦多多伦多高级研究院院长艾伦•伯恩斯坦(Alan Bernstein)表示,哈珀政府只是试图克服加拿大创新体系中的长期问题,他说这些根深蒂固的问题包括加拿大的生活方式倾向于保守,尽量规避风险,一直生活在美国科学霸权的阴影下,资本市场下的风险投资基础薄弱,甚至是世界最大的退税不足以促进加拿大的行业研究。

  然而,哈珀的自上而下的倡议和他呼吁与学术界进行更直接接触的研究商业化,激怒了科学家们,有人认为政府倾向于某些大型精英计划与基本计划背道而驰研究应由研究者发起和领导的原则,破坏科学的健康发展。

  埃德蒙顿艾伯塔大学加拿大卫生法律与政策研究所所长蒂莫西·考尔菲尔德(Timothy Caulfield)表示,很难确定哈珀政策带来的变化是否会影响加拿大科学家正在进行的研究的性质。他说有些变化只是浮出水面,其中包括政府经费的一些小改动,但是研究人员是灵活的,他们知道如何获得资金。

  但是,如果哈珀政府没有坚定地把科学作为经济重建的工具,结果就不算什么。哈珀实施的举措刺激了学术界和工业界的共同努力,其中包括在疫苗研发,影像工程和能源效率等CECR项目的21个项目上花费了大约2.55亿美元。这个概念的最新体现是上个月发布的公告,即国家研究委员会(NRC)作为政府内部的主要研究机构,将会为这个行业服务。

  固特异表示,强烈支持基础研究的政府目前将注意力转移到创新链的另一端。重组NRC的决定是刺激产业,大学和研究合作。创建风险资本池,如去年政府设立的4亿美元基金,旨在使工业更具创造性和生产力。固特异还暗示,像这样的更多的措施将会出现,例如可能是采购计划扩大的形式。这不是一张照片或一张X光片。他说我们的策略是一个视频,你不知道以后会上演什么。

  科学家们为了解哈珀对研究的态度,认为他对环境研究和管理的态度是明显的,尽管哈珀的支持者认为政府的政策只是为经济发展扫清道路,但大多数科学家认为这些政策是反制的,长期困境的例子:追求总理扭曲的价值观,通过严格的控制向政府伸出手在活动中。

  例如,哈珀认为,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全球协议“京都议定书”是社会主义的阴谋,2011年正式宣布加拿大将退出协议。他的理论是,按照协议的要求限制排放会伤害加拿大的经济发展,类似的理论在2012年重新出现,政府部长在批准工业项目时被允许无视环境协议,加拿大已经宣布有意撤出来自“荒漠化公约”。

  多伦多大学数学教授James Colliander认为,哈珀政策对学术界影响最大的是激励机制的改变:政府鼓励科学家研究工业利用项目,他说:从某种意义上说,政府的立场是,对于加拿大来说,折衷和缺席的人并不重要,关心业务需求的人是政府招标的对象,这会给科学家和工程师带来不愉快的信号,因为他们的技能没有价值在加拿大。

  里贾纳大学公共政策与经济史首席科学家Gregory Marchildon认为,联邦政府正在做的是打破需要两代人重建的重要研究方面。政策对手斯图尔特说:哈珀政府正在依靠原来的科技投资走上天空,大肆向别人大喊自己的规矩,要求他们从原来的科学家身份转变为行业应用推手,他的政策将走破产。

  但是,哈珀的支持者认为,在财政紧缩的背景下,对哈珀政策的各种判断只是基于某个利益集团过度拥挤,用过于虚伪的言辞来泄露其不满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医学名誉教授艾略特·菲利普森(Eliot Phillipson),约翰爵士和伊顿女士认为,事实上,加拿大的科研实力一直在迅速增长,加拿大学术小组委员会前任主席菲利普森(Phillipson)发现, 2005年和2010年,加拿大在自然资源和环境科学技术领域仅退步。

  关于对手,菲利普森补充说,试图获得足够的钱是每个科学家深层次的想法。如果科学有生命,那么担心是它不可或缺的DNA片段。

  哈珀评论家认为2015年总统大选和新总理是加拿大科学回归正轨的唯一希望,但伯恩斯坦不同意他领导CIHR和全球艾滋病疫苗业务,他认为,只要加拿大放弃围绕应用科学的争议不断,重新确立了雄心勃勃的科学研究目标,一定能扭转反对和不安全的情绪,振兴加拿大的科研能力。

  伯恩斯坦说:我认为在加拿大开拓视野的需要在科研领域并不难,这与以前的奥运冠军是一样的。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由于政府对运动员的慷慨提供,大量的精英运动员拿下了金牌并获得了银牌,他补充说:虽然不是,但毫无疑问,加拿大完全有能力率先开展科研工作(原“唯独应用研究专家:加拿大科学园林”原题)

  “中国科学”(2013-07-02第3版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