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器官移植仅约1万例 中国器官捐献需跨越哪些
时间:2017-12-08

  每年器官移植只需要约10000例中国器官捐赠需要跨越什么?

  \\ u0026 2016年7月1日,安徽省泰和县公民在第二次机关(器官)捐赠,免费医疗服务机构签订机构或角膜等器官自愿捐赠协议。王彪摄(人民视野)

  2016年12月21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朱志军教授连同团队成员为肝糖原合成病患者进行肝移植肝移植。新华社记者沉波韩佘

  2016年12月25日,在深圳工作的普通白领李丹欢迎她25岁生日。在这一天,她决定做一些似乎对她很有意义的事情:登录网站(国家卫生计生委发起的器官捐赠登记网站)后,输入自己的身份证号和姓名等信息正式成为一个器官捐赠志愿者。李丹说:生命短暂,但在别人生存下去。我认为这是美好的。

  李丹可能不知道,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11万名李丹这样的中国公民登记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但据估计,由于终末期器官衰竭,中国每年有大约30万名器官移植患者正在等待器官移植,但器官移植的数量每年只有大约1万人。

  器官捐献可使器官衰竭患者获得幸存者幸存者的新生命。在这个过程中,不仅要传递爱与温柔,还要考验一个国家的文明成熟与法治。前任卫生部副部长,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说就在几个星期前,由他领导的中国器官移植开发基金会与拥有4.5亿实名的注册用户支付宝合作,开设支付宝门户网站,提供一键注册器官捐献者志愿者。

  那么,中国器官捐献登记和移植还面临着什么Kare?如何建立健康透明的器官移植系统?

  捐赠:这是一个程序问题,也是一个文明问题

  其实很久以前,李丹就有了器官捐赠登记的想法,但是不知道在哪里注册。直到三个多月前,她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一个朋友的器官捐赠注册图片,我知道可以通过这样的网站注册来进行管理。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她开始征求父母的意见,逐渐做好工作。最后,她用自己的生日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李丹说,登录后,她填写了自己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和手机号码,选择了她愿意捐赠的机构,然后填写验证码,以确认她的捐赠志愿者。捐款登记工作已经完成。最后,她还收到了电子机关登记志愿者登记证书。

  但是,这种登记速度在过去是不可思议的。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和多家机构发起的“中国器官捐献公众意愿调查”显示,83%的受访者愿意成为器官捐献者志愿者,56%的受访者不愿意注册,因为他们不知道在哪里注册或程序太复杂。

  以前的器官捐赠登记表是非常复杂的,就像干部的政治形式,黄洁夫说,我们统计了捐款登记表,每增加一个项目,就减少100万人的登记。

  如何使注册过程更加方便,黄洁夫将注意力转向移动互联网。 2016年12月22日,中国器官移植开发基金会与拥有4.5亿注册用户的手机应用程序支付宝携手合作,在支付宝上推出网站登录门户。据黄洁夫介绍,器官捐赠志愿者通过支付宝登记,姓名,身份证号码通过支付宝个人信息自动提取,10秒内完成注册。另外,系统还设置为取消注册和其他人性化设计。

  记者通过网站登录查看,截至2016年12月29日,已有113284人注册。支付宝器官捐赠注册服务有两天半的时间注册了4万多人,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要到现场注册才能达到注册号。黄洁夫说。

  在黄洁甫眼里,支付宝这样的知名网络在一起还是有人气的趋势。现在有这样一种观点,器官移植是违背中国传统文化的,但这样的说法是不能经得起推敲的。黄洁甫说,孔子谈到他的善心,讲了一颗慈悲的心。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还有一个救人的理念,创造一个七层怪物,器官捐赠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光辉灿烂的人文精神。

  黄洁夫说,我们要创造一个关怀,文明,人性化的社会氛围,让公民志愿者在全社会捐赠器官,促进人们态度的转变。

  移植:器官捐赠移植系统的建设

  器官移植是上世纪下半叶中国医学科技的引进,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已经成为一种成熟的临床技术,与其他医学科技的区别在于器官移植需要器官可以移植。

  2007年,国务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按照中国人体器官自愿捐献和移植的原则,颁布实施了自愿,知情同意,器官分配的原则,不断深化各项改革,到2015年,中国已经完成了10057件有史以来最高的器官移植手术,预计2016年这一数字将增长50%。但是,据黄洁夫介绍,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在中国进行器官移植。

  严重缺乏捐助者,极大地限制了临床工作。据估计,由于终末期器官衰竭,中国每年约有30万器官移植患者,相比之下,每年器官移植的人数仅为1万人左右。

  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距?一个很大的瓶颈是移植成本高昂,让许多患者望而却步。虽然市民捐赠的器官是没有报酬的,但器官采集,保存,运输和移植手术费用很高。黄洁夫说,由于器官移植属于基础医疗服务,发达国家的器官采集,保存和运输成本由政府财政承担。

  2016年,全国人大和黄洁夫两届会议提出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的将肾移植列入重大疾病和健康保险的提案,并获得肯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答复。但他认为,要真正降低移植成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需要进一步深入的医疗保险改革。

  另一个困难是供需缺口。我们现在缺少医生,医院,缺乏协调员。黄洁夫说,目前全国只有几百名器官移植医生,可以进行的手术数量在一万人左右。目前只有169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我们要求增加到300到500个。黄杰夫说。

  随着公民自愿捐款数量不断增加,器官捐赠专项协调员也在不断增多。他们中的许多人是志愿者,负责与捐助者家属联络,宣传捐赠政策和规定,帮助捐赠完成并继续他们的转世。

  他们的工作是与时间赛跑,继续把权力转移到生活上。黄洁夫说,他们是器官捐献工作中最重要的一支队伍。截至2014年底,全国共有1151家注册认证人体器官捐赠者。

  必须有更多的人加入这个团队,以适应捐赠和移植不断改善的新形势。黄洁夫说。

  系统建设还不完善。我们的人力投资远远不够。据黄洁夫介绍,美国有1500多名专职管理器官移植的人员,中国政府有关部委的权力过于分散。我们需要建立符合世界卫生组织指南的器官移植供体移植体系,符合中国国情,包括器官捐赠体系,器官获取和分配体系,临床器官移植服务体系,器官移植和器官移植后的科学注册体系监控系统黄杰夫说,这就要求有关职能部门有足够的执行力。

  走出去:为世界提供中国解决方案

  2016年10月31日,美国学者罗伯特·劳伦斯·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在“人民日报”发表题为“不要误解中国人权进步”的文章,认为中国在人权领域取得了两项历史性的成就,首先是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二是2015年1月以来,中国全面禁止死囚器官的使用,公民自愿捐赠成为器官移植接受者的唯一来源。

  事实上,器官捐赠和移植涉及文化,法治和道德等深层次的社会问题。但是,中国人正在逐步解决自己的问题,走自己的路。

  以外界质疑的长期器官分布为例。为了尽量减少人工干预,中国已经完成了这项工作,分配和共享与有关科研部门设计的人体器官的计算机系统。据系统经理王海波介绍,该系统是以病人的医疗需求为基础,如医疗条件的紧急程度和器官匹配的程度,作为器官分配的唯一标准。该系统自动分配和共享病历,并向整个国家和地方监管机构提供监控。自2013年9月1日正式启动以来,通过该系统自动分配的公民死亡人数达到1.7万人次。

  这个体系只是近年来中国器官移植的持续发展的一个缩影。 2010年,原卫生部和中国红十字会成立了一个捐献人体器官的委员会,在社会上倡导光荣的器官捐赠和永恒的生命哲学。 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实施,死亡人数减少,又增加了机关买卖犯罪。截至2013年底,中央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党政领导推进殡葬改革的意见”,鼓励他们死后捐赠器官和尸体,为器官捐赠增添了积极的活力。 2014年,发布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自愿登记管理办法(试行)”,明确了人体器官捐献和登记手续的义务和义务

  我们的相关法律制度不断完善,公民“义务捐赠”大幅增加,这是中国尊重人权,尊重法治是负责任的大国的最好证明。黄洁夫表示,现在正忙于推动“刑法修正案”与“捐赠器官捐赠条例”的整合,以及原卫生部和红十字会公民自愿捐献的30多份文件和规定,创建一个升级版本的器官移植,呼吁建立一个更阳光明媚,透明的捐赠系统。

  中国的行动也正在得到世界的赞赏。

  据悉,黄洁夫近日接到梵蒂冈教皇的来信特别邀请。 2017年2月,教皇学院将召开全球反对器官销售会议。世界卫生组织,宗教组织和全球器官移植协会将出席。不久,黄洁甫将率团参加会议,与世界各国分享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的路径。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