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2015财年预算反响平平
时间:2017-12-08

  美国2015财年预算回荡 - 新闻 - 科学网

  奥巴马的2015财年预算案失望了许多。

  图片来源:Jonathan Ernst

  一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奥巴马总统在去年4月发表的预算声明中,充满了雄心勃勃的计划,比如画人脑地图,捕捉小行星,拖到月球上探测附近的小行星。不过,3月4日,奥巴马政府宣布2015年的预算已经雄心勃勃。去年,科学家和政策分析人士一直在敦促白宫削减政府开支,筹集资金用于研究,并为他们制定新的预算。

  新的3.9万亿美元的预算将只支持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等主要研究机构。总体而言,新预算仅为非防务性研发提供了659亿美元的预算,仅比目前水平高出0.7%。

  新预算旨在为正常机构预算之外的科学研究提供额外的53亿美元资金,主要是通过对富人征税资助,只有个别观察人士认为新的预算将通过议会审查。科学界原来对新预算抱有很高的期望,这让现实失望了。我们必须说服立法者做出艰难的决定,为研究提供更多的资金。数学学会华盛顿办公室主任塞缪尔·兰金(Samuel Rankin)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

  奥巴马申请NIH的预算为302亿美元,去年同期为300亿美元,均增长不到1%,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自己的生物技术研发价格指数,2015年的价格指数为2.2 %,超过了美国的通货膨胀水平。因此,新预算提供的资金不能满足研发需求。少数亮点之一就是奥巴马继续支持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通过创新性的神经技术进行大脑研究的计划,新的预算拨款1亿美元,而今年则为4000万美元。

  华盛顿美国实验生物学学会副执行主任霍华德·加里森(Howard Garrison)表示:科学家们对现状不满,不仅是对于预算,而且对政府的思考。同时,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细胞生物学学会执行董事Stefano Bertuzzi说只有1%的增长根本无法满足科学界的需求。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预算为73亿美元,比目前水平增长了约1%。在隶属于国家科学基金会的七个研究理事会中,只有社会,行为和经济科学(SBE)部门的预算大幅增加2.72亿美元,比今年增加了6%,大部分额外的资金拨给了国家科学和工程数据中心(NCSES),该中心跟踪研究,教育和劳动力的发展情况。德克萨斯州休斯敦的莱斯大学曾希望为独立研究人员提供更多的SBE资金,但他同时表示,NCSES的数据确实帮助了社会科学家。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有175亿美元的预算,政府继续支持小行星的捕获和研究,尽管立法者对这项任务的价值持怀疑态度。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天体物理学家正在努力寻找正确的目标,同时约翰逊航天中心的宇航员正在设计便于与太空陨石密切接触的设备。美国宇航局申请预算1.33亿美元,比去年增加了5500万美元。美国宇航局局长查尔斯博尔登说,该项目可以有效地测试新的勘探能力,并最终确保宇航员可以登陆火星。如果国会通过预算,美国宇航局将在明年初提出整个计划。

  奥巴马的预算还要求支付1500万美元的航天器支持欧洲,这个冰冷的月亮被派往木星。这个预算显然是为了讨好国会。去年,国会驳回了政府的反对意见,并明确承诺将8000万美元用于美国航空航天局的预算表示对欧罗巴项目的支持。与此同时,美国航空航天局对这一计划并不乐观,美国宇航局首席财务官贝丝·罗宾逊(Beth Robinson)表示,欧罗巴的环境比较复杂,她对2020年中期完成发射并不乐观。

  总的来说,在今年的奥巴马预算中,美国宇航局将其研究预算减少了近3.5%,达到约49.7亿美元,受影响最大的是平流层红外观测台(SOFIA),这是一个名为SOFIA的项目,SOFIA项目计划将波音美国航空航天局表示,如果其他合作伙伴不能提供大部分的运营预算,美国宇航局将在10月1日关闭索菲亚。

  美国能源部(DOE)高能物理研究也面临预算削减的命运下降6.8%至约7.44亿美元。这引起了美国物理界的担忧,即他们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内部整合,拿出可行的研究议程。能源部负责咨询小组计划在两个月内公布结果的早期议程,使得能源部正在耗尽时间。研究议程将包括两个主要的项目:一个新的国家中微子实验;美国参加日本可能的线性对撞机实验。

  美国物理学会公共事务部主任迈克尔·卢伯尔(Michael Lubell)说:“很明显,白宫正在向精力充沛的物理界发出信号,提醒我们采取一致行动。

  美国能源部高能物理咨询委员会和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物理学家安德鲁·兰克福德(Andrew Lankford)说,考虑到奥巴马把重点放在气候和清洁能源的研究和开发上,这个消息并不出乎意料,这些地区的预算是白人众议院预算提案显示出显着增长。兰克福德说,这对保持物理学研究的活力构成了巨大的挑战。不过,我相信我们的委员会报告将会及时完成,并将对议会的预算谈判产生影响。 (段辛涔)

  “中国科学”(2014-03-19第3版国际)

  自然报告(英文)